后疫情当今时代的新动能与新机遇|耶鲁红杉领导力中心一2020级深圳参访记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
原标题:后疫情时代新动能新机遇|耶鲁红杉领导中心2020年深圳行1来源:红杉交流

原创

红山

红杉资本

爆发,让每一个创业者都不得不进入一个不平凡的状态,全力应对本世纪第二个十年的这次黑天鹅事件。

疫情让我看起来好像很久没看到——了,但我的情绪总是相连的。

8月底的一周,2019-2020年耶鲁红杉领导力中心成员齐聚深圳,完成第三个模块,主题为“后疫情时代的新动力、新机遇”。不仅防疫和抗疫自然成为成员间热切交流的共同话题,我们更关心的是,在中国和全球经济进入复工、复工、复苏上升通道之际,哪些工业经济体迎来了新的发展动能。哪些市场方向为创新提供了新的机会?

前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、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分享《海上丝路历史中不同文明的表现》,帮助大家学习历史,认识未来;

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终身教授张小虎提出了关于《后疫情时代,全球与中国经济前景》的判断,并结合宏观经济走势,给出了风险投资的建议;

成员实地参观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,向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主任、香港科技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李泽湘询问《人工智能与智能制造的产业机遇》的话题;

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董事总经理、首席经济学家、研究部负责人张军“用图表和事实”分析了《后疫情时代全球资本市场和大类资产配置》;

……

这个模块不仅被大师们分享,还特意增加了红杉家族成员企业创始人之间交流的时间和空间。富图控股、华大基因、霍拉拉、乐卡萨尔、利群自动化、云辉等企业的创始人/高管几乎毫无保留地分享了创业路上“九死”期间踩坑爬坑的真实故事。这些没有唯一答案、标准答案、终极答案的问题,引起了热烈的讨论,甚至争论。(请期待下一篇:《面试2》)

下面,我们用“类似PPT风格”的形式来总结一下嘉宾的部分内容,让红杉交易所的读者可以快速阅读。虽然我们知道认知应该是从知道为什么中得到它的真实味道,但是我们希望这些思想的幻灯片能够成为你思维升级的新的触发点。

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的产业机遇

过去中国制造业以国外品牌为主,参与全球产业链分工。然而,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。我们能否有自己的ToC火车头,带动ToB产业链中的大量公司形成螺旋式、相互促进的崛起?

——李泽湘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主任,

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系教授

【问题,场景,谁买单?】

制约AI、机器人等自动化技术工业应用的障碍有哪些?首先,这是一个行业选择,可以把技术和这个行业的需求结合起来,解决实际问题。机器人已经广泛应用于汽车、3C等。现在我们在看建筑行业是否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很多好技术都不能落地,有很多约束,比如成本约束:谁买单?因为想做机器人,没有五六年是做不好的。但是在五六年的时间里,世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。

为什么AI公司估值高,却不能落地?因为这是最难发现和定义的问题。要把需求和技术结合起来。

比如消费级仿真机器人的开发,虽然技术已经存在,但确实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。否则只是实验室DEMO阶段的一些很酷的东西。

【生态学:是让各种元素聚在一起产生化学反应】

在松山湖做机器人产业基地很好玩,也很有趣。就是如何选拔学生,如何培养学生,如何选择研究课题和论文课题,如何与创业方向相结合,再从基地的资源和角度,帮助学生形成成果转化和创业,慢慢形成一个闭环。

形成生态就是把所有的元素聚集在一起,使它们发生化学反应,每个元素的温度要足够高。聚在一起反复迭代。

这样的创新生态,可以吸引一部分优秀的年轻人,一部分创业,一部分加盟现有公司,会产生网络效应。我们的目标是硅谷,但我们可能比硅谷条件更好,因为这些资源要素的集聚成本比它低得多,整个制造体系比它完整得多,中国的市场比它大得多。

【选择:(好奇合作跨界快动作)人物】

首先是好奇心。喜欢提问,对某事充满强烈的好奇心和兴趣,想通过提问来理解一件事。

二是善于与人合作。如何解决团队中的冲突和矛盾,当然不是提倡精神统一。

第三是跨界思维。最难的是把理工科、设计甚至美学——发挥到左脑右脑的潜能。

最后一个是快速行动。能快速反馈,能举一反三的人是可靠的。

当然,在这些的基础上,就是他的伦理观是否可信。如果达不到这篇文章,以上都无法讨论。

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上不同文明的表现

两千年的海上丝绸之路,是中华文明、伊斯兰文明、基督教文明相互磨合、相互竞争的地方。融资模式和风险分担模式是关键。

——陈志武耶鲁大学前金融经济学教授,

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所长

中国商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海上?】

中华文明起源于种地。战国以前,中原人对海洋不感兴趣。沿海的越南人是农民、渔民和商人,海洋是当地文化中必不可少的元素,不同于以农耕为基础的中华文明。

公元前334年,楚国打败了越国,把越人纳入其中。以海洋文化为特征的越族,在战国时期开始融入七侠一族,开始了海洋元素进入中国文化的进程。海上丝绸之路开始了。

汉武帝时期,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加快,沿海与内地的贸易也加快。但海洋文化和海洋经营理念很难影响国家大事,错过去海洋帝国的机会。

三国时期,吴、南北朝、南朝时期,海上贸易兴盛,积累了丰富的海上贸易经验,给隋朝留下了海上强国的基础。

581年,隋朝有机会选择海权之路。然而隋朝开发大运河,使中国陷入内河运输。后来,杨迪皇帝迷上了著名的南海之香,重新启动了海上丝绸之路。

唐朝:海上丝绸之路进入黄金时代。阿拉伯商人出现了,公元8世纪,他们聚集在广州、扬州等地。

到了宋朝,尤其是元朝,海上丝绸之路进入全盛时期。

明朝1371年颁布禁海令,结束了战国以来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。

[长途海运贸易的根本挑战]

海上贸易距离远、时间长、风险大,贸易融资的能力和规模是关键。然而,我们如何确保跨期承诺是可信和可靠的?谁有能力解决这个挑战,谁就能在贸易规模和贸易风险分担上取胜,就能称霸大海。

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上,利用杠杆融资发展贸易是关键。中国商人很难解决基于血缘网络和儒家文化的逆向选择(机会主义)和搭便车问题,但阿拉伯商人和后来的葡荷商人可以更好地解决。在那里

16世纪,天主教葡萄牙人来到印度洋和南太平洋,利用炮艇和皇家基金的优势赶走穆斯林商人,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新主人。

17世纪,荷兰商人以私人而非国有的方式来到印度洋和南太平洋,取代葡萄牙和西班牙,通过股份公司发行股票融资,开启海上丝绸之路的新篇章。治理结构也与葡西模式大相径庭:分权治理,而不是王室集权治理。海上丝绸之路的演变历史,不仅是各大文明之间的竞争和磨合的历史,也是各大文明各显风格和个性的历史。许多经验教训值得今天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学习和思考。

慢制和双循环:

中国可能是今年唯一增长的主要经济体

中国和全球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化。如果用过去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轨迹来推导中国未来10年、20年的发展轨迹,就不再适用了。如何理解这个挑战?我们需要改变思维框架,讨论一些问题。

——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张军,

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门主管

【全球经济V型反弹】

疫情一定是主导未来全球市场波动的主要因素,中国可能是今年唯一一个增长的主要经济体。预计在疫情影响下,全球经济将经历四个季度,即年底见底。发达国家需要8个季度才能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产出水平。原因:

疫情是外部冲击,而08年的次贷危机是内生的泡沫和危机,疫情的影响几乎没有结构性影响。

全球协调、财政和货币协调。2008年,随着危机的蔓延,不同国家/地区的央行纷纷做出反应。

在这场危机中,实体经济和金融部门的杠杆率较低,金融传导没有失败。

【中国经济恢复生产】

供给侧的工业生产复苏明显好于需求侧的三驾马车。

需求侧三驾马车中,投资和出口明显好于消费。

在投资类,房地产的投资韧性明显好于预期。

【全球经济新常态:3Ds(债务、人口、脱钩)】

本轮全球经济复苏已进入第10个年头,这是近40年来最长的经济复苏周期。这背后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交替复苏,支持全球经济保持复苏的轨道。

全球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供给不足,是全球经济结构性放缓的重要原因之一。目前,南亚和北非仍存在人口红利,但由于教育和基础设施等问题,无法有效转化为生产力。

从全球化到慢全球化。2008年经济危机后,全球化进程开始停滞。这背后的原因是,全球化再也不能让蛋糕一起变大了。

[看趋势]

经济和市场的波动幅度都会显著上升,这是经济复苏末期风险规避造成的。

不管这个周期是L型、W型还是V型,你都要清楚自己在这个大周期中的位置。看是在曲线的左边还是右边很重要,斜率决定了危机到来的时间。